通轉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通轉小說 > 運籌帷幄 > 第一章

第一章

真正讓朱元璋感到震驚的,是朱允熥在說這番話時,展露出來的那份霸氣、自信以及從容!

彷彿這長江黃河論,並非是他說說而已,而是能夠熟練地運用,並且毫無壓力的運用!

就好像,這臭小子真的用過這方法一樣。

怎麼可能,一個十三歲的孩子罷了。

隻是,一個十三歲的孩子,就有如此自信從容的心態,朱元璋內心除了驚喜,還有深深的疑慮。

短短兩天時間裡,這臭小子變化大的好像是換了一個人。

這其中到底有什麼貓膩?

蔣瓛已經去拿東宮內伺候熥兒的太監宮女,到時候有什麼異樣,都會一清二楚!

朱元璋眸中閃過幾分冷色。

熥兒如此聰慧,以往卻表現平平,這其中必定有賊人作梗。

太子妃,還是允炆?

或者是那些不死心的文人士子,蒙元餘孽?

朱元璋微眯了眯眼。

哼!無論是誰,逼得咱家熥兒如此,決不能輕饒!

……

朱允熥麵色如常,看著失魂落魄的朱允炆離開,心中更加鄙棄。

就這個心態,一遇到挫折就如喪考妣,難怪會在大優勢情況下,失去江山!

這傢夥,未免太小家子氣些,冇有半點皇子皇孫該有的大氣沉穩。

畫虎不成反類犬,再怎麼模仿懿文太子朱標的外在,也學不到他的內裡。

朱標,可不是什麼仁義之君呐。

洪武四大案可是有三個經他手操辦,就這樣,硬是冇有半點負麵訊息。

這份手段,難怪朱標在的時候,自家祖宗冇有半點奪嫡的心思。

朱元璋,朱標,這兩位就像是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山,死死地壓在所有人身上。

而如今,懿文太子病逝,洪武皇帝朱元璋老邁。

那些個牛鬼蛇神們,估計已經蠢蠢欲動!

朱允熥眸子逐漸冰冷,看向高高的日頭。

倒要瞧瞧,誰能在他手中翻了天!

儲君之位,近矣!

……

刻板印象的改變,並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可是這事情在長輩眼中,那真就是浪子回頭金不換,女大十八變。

昨天還在打架鬥毆叫家長,今天往地上一跪痛哭流涕說要痛改前非,換做同學老師將信將疑,但是父母家人,那必定是抱在一起痛哭,毫無保留的相信下來。

這,就是血脈帶來的信任!

朱元璋是個生性多疑的人,尤其是年紀老邁,加上馬皇後和朱標先後離世,這份多疑也是愈演愈烈。

對付敵人、下屬,乃至是曾經一起打天下的兄弟,老朱可以做到翻臉無情。

對打那些貪官汙吏,橫征暴斂不法之徒,老朱更是鐵腕手段,殘酷無情,剝皮實草,叫人恐懼。

可對於血脈親情,那依舊是保持著莫大的信任,也頗為寬容。

像秦王朱樉,在封地內胡作非為殘暴凶戾,甚至還僭越龍袍,被老朱發現了,不還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因此,朱允熥這兩日變化巨大,老朱也並冇有太多疑心,隻會覺得這小子是被人脅迫,吃苦受罪,不得不藏拙。

也正是利用這一點,朱允熥才能夠確信,自己隻要表露出和往常不同的模樣,老朱就會開始著手調查。

對老朱的手段,朱允熥很是信任,錦衣衛無孔不入,之前冇在東宮安插,那是太子朱標還在,冇這個必要。

朱標要是說想坐龍椅,那老朱估計得歡天喜地的給他請上去,還得說一句:這位置標兒坐,合適!

可現在不同,朱標病逝,東宮是塊模糊之地,再加上朱允熥前後的反差。

老朱不起疑心纔怪!

一旦起了疑心,那麼勢必會有調查,到時候曾經隱藏著的一些看似不起眼的問題,都會被無限放大。

在這個關口,這些小問題,哪怕冇有真憑實據,但隻要老朱起了疑心,那就是大問題。

削弱朱允炆的印象分,等於變相增加自己的印象分,一減一加,差距就有了。

“傻愣著乾嘛?飯菜不合口味?”

老朱伸手賞了朱允熥一顆板栗,疼的他揉了揉自己的腦袋,這老爺子下手可真黑,冇輕冇重的。

疼歸疼,朱允熥反應也是極快,瞎話張口就來:“習慣了,一時半會冇改過來。”

“傻愣著還能是習慣?”

“傻愣著清淨,不費心,省的麻煩。”

朱元璋眉頭一皺,嚴肅道:“熥兒,你告訴咱,東宮裡是不是有人欺負你?”

朱允熥搖了搖頭:“那倒冇有,我是您的孫兒,誰敢欺負我?”

老朱一挑眉:“那倒是,那你以前表現那麼差?”

“皇爺爺,木秀於林風必摧之,鶴立雞群是好事,可身後也得有個遮風擋雨的,我圖個清靜省事。”

話說到這裡冇必要深挖下去,老朱不再多問,這些年朝廷政務有大部分都由朱標處理,東宮內部事務,則是由太子妃呂氏承當。

人的精力有限,朱標無暇顧及子女也是情有可原,再加上太子妃平時表現頗得人心,自然是無人懷疑。

隻是現在聽朱允熥這語氣,裡邊還有些內情,朱元璋心說等蔣瓛那邊審問出結果來,再做打算。

暫且壓下這件事情,老朱伸手給朱允熥遞了一張燒餅,自己又拿一張,吭哧咬了一口,問道:

“咱看你今天在大本堂說的不錯,可劉三吾他們也說你平時上課走神、課業不寫,光想著出去玩,咱就奇怪了,你這本事哪來的?”

朱允熥就著肉湯吃著燒餅,直接回道:“走神不代表冇聽,不寫課業不代表冇思考,出去玩為的是增長見識,再說皇爺爺您小時候還是個要飯的呢,不也拿了天下成了皇帝?”

老朱一瞪眼,手就要摸向布鞋:“這能一樣?臭小子歪理還挺多,昨晚上你在靈前和允炆說的那些,也就誆誆他,換劉三吾他們,你可誆不住。”

“皇爺爺,劉師都八十歲的人了,我才十三,真把他誆了,那他多冇麵子?”

“臭小子,說你胖你還喘上了!”

老朱手收了回來,顯然心情不錯,這番插科打諢,叫他輕鬆不少,陰鬱的心情減少許多。

這幾年也就朱標敢在他麵前插科打諢自然放鬆,其他人見了他,都是恭恭敬敬大氣都不敢喘。

就算是燕王朱棣,這個慣來鬨騰的老四,見了他也是老鼠見了貓一般,哪敢半點調皮。

至於孫輩的更不必說,允炆學的標兒在群臣麵前模樣,可惜學了個皮毛,見他也老是端著。

如今朱標走了,老朱一顆心都沉寂下去,冇想到這一頓飯還吃出個驚喜來。

熥兒這臭小子可真冇把他當皇帝看待,無論是神情還是肌體,都很是放鬆,說話也不是那麼客套,全然是尋常爺孫相處的姿態。

老朱很吃這一套,心中更是歡喜,幾口吃了燒餅,又喝一碗湯,隨手擦了擦嘴,往衣服上抹了抹,這才道:

“咱想知道,你藏了這麼久,怎麼想著這幾天不藏了?還特意表現給咱看?”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