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轉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通轉小說 > 我再婚後,渣前夫瘋了 > 第1章

第1章

陸梨冇想到,蕭瑤瑤被粉絲撲倒的事還波及到了她。

她出去吃午餐,就被季之臣身邊的保鏢來餐廳請去帝景園。

帝景園也是季之臣名下的房產,而他們的婚房是奶奶送的翡翠園。

她很少來這邊。

當她走進帝景園,見到蕭瑤瑤也在這裡,隱隱有一絲不好的預感。

陸梨已經站了半個小時。

餐桌那邊,季之臣細心的在喂蕭瑤瑤吃飯。

蕭瑤瑤的右手骨折,左手不習慣拿湯匙筷子。

他就喂她。

“之臣,我吃飽了,真的吃不下了,”蕭瑤瑤湊近他,快速的在他的臉上落下一個吻,撒嬌道,“陸秘書已經來很久了。”

季之臣抽了衛生紙給蕭瑤瑤擦唇。

他看向陸梨。

“把人帶進來。”

隨著他的吩咐落下,一名保鏢壓著一名禿頭的中年男子走進來。

陸梨疑惑的看著。

季之臣淡漠的問,“陸秘書,認識這個男人嗎?”

陸梨看了那中年男人一眼,搖頭,“不認識。”

“你呢?”他問中年男人,“認識她嗎?”

中年男人猛的搖頭,“不認識。”

季之臣嗤笑。

壓著中年男人的保鏢踢了他的膝蓋,那中年男人直接跪倒在地上。

陸梨抿唇,冷靜的看著。

“陸秘書,我已經決定不打擾你跟之臣了,你還安排這個男人來害我,你這人也太惡毒了。”

蕭瑤瑤皺眉,她很生氣的看著陸梨質問。

陸梨瞬間抬眸,“什麼害你?這個男人我都不認識。”

蕭瑤瑤很失望,“你到現在還不承認嗎?”

陸梨冷靜的說道,“我承認什麼?我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季之臣冷冷的看著她,又下令讓人帶一名女子進來。

這女子走進來的瞬間,陸梨就認出了人。

朱玲是她的大專同學。

中年男人見到自己的女兒被壓進來,他突然痛哭磕頭,“對不起,是我錯了,這事跟我女兒無關,對不起,我隻是想幫陸小姐而已。”

陸梨皺眉,“幫我什麼?”

蕭瑤無奈,聲音帶著一絲惱怒,“陸秘書,你指使這個男人來冒充我的粉絲,讓他在眾目睽睽之下非禮我,讓我成了娛樂圈的笑料,你這心思可真狠毒啊!”

“我冇有指使他,”陸梨終於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她看向季之臣,“我真的冇有,我不會做這種事。”

季之臣淡聲道,“我隻相信證據。”

他這句話,讓陸梨胸口悶悶的。

很顯然,他不相信她。

陸梨挺直了背,“什麼證據?”

她的話語剛落,保鏢就粗魯的拉著朱玲的頭髮要帶出去教訓。

“啊!爸爸,救我,陸梨,救救我。”

朱玲隻覺得頭皮好疼。

“是,陸梨小姐指使我做的,跟我女兒冇有關係。”

朱先生不停的磕頭跪求放了他的女兒。

陸梨從容不迫的問道,“你說是我就是我嗎?”

“陸小姐,你之前轉了二十萬救我女兒,我很感激你,才答應你來做這種壞事。”

朱先生開口道歉,“對不起,陸小姐,是我對不起你。”

陸梨看向一直不吭聲的朱玲。

又看向跪在地上不斷說對不起的中年男人。

她冷笑,“你們父女是對不起我,農夫與蛇的故事,果然很好。”

陸梨冇有見過朱玲的爸爸朱先生,這次倒是記住這張老好人的臉。

有些人怎麼可以昧著良心對待救命恩人呢?

半年前,朱玲住院需要動手術,她家裡冇有錢,就上了籌款的平台籌款,還到處找人借錢。

陸梨看到了,念大專的時候她們是同舍友,又關係還可以。

她就借給了朱玲二十萬。

冇想到好心借錢給她,還借出了問題。

朱玲猛的抬起頭,“陸梨,你借給我錢,我很感激你,可是你不應該讓我爸爸替你做這種事,你的錢我一定會還給你。”

“就憑你們父女兩張嘴,就想往我身上潑臟水?”陸梨轉回頭,看向蕭瑤瑤,“蕭小姐,我是借給朱玲二十萬治病,但不能因為這個,就說是我指使他們幫我做事吧?”

“這……”蕭瑤瑤看向季之臣,猶豫道,“之臣,陸秘書說的也對,這次我隻是手骨折而已,就算了吧。”

陸梨一口氣卡在喉嚨,不上不下的難受。

季之臣倒了一杯茶給蕭瑤瑤,目光凜冽,“你好好養手,我不會放過傷害你的人,這事交給我來處理。”

蕭瑤瑤眉眼彎彎羞紅著臉。

而陸梨隻覺得背後發涼。

朱玲父女被保鏢帶走,季之臣去陽台打電話。

蕭瑤瑤走到陸梨麵前,壓低聲音,“陸秘書,你得到了一張結婚證而已,證明得了什麼,更何況之臣跟我說了,他跟你隻是協議結婚而已。”

他竟然把協議結婚的事告訴了蕭瑤瑤。

陸梨麵色冷淡,“不管是不是協議,結婚證是真的,隻要我們兩人還冇有離婚,你都會是第三者。”

蕭瑤瑤無奈的搖了搖頭,“陸秘書,之臣不愛你,何必呢,還不如放手。”

陸梨微笑,“有本事,你可以讓他跟我離婚。”

她冇有足夠的錢賠償違約金。

蕭瑤瑤見了陸梨的笑意,雙眸也跟著染上笑意,她說,“陸秘書,以後有空可以來這裡做客,我現在住在這裡。”

他竟然還把前女友接到了帝景園住。

季之臣打完電話叫陸梨跟他去書房。

蕭瑤瑤看著陸梨上樓的背影,眉眼彎彎的笑了笑。

她心裡想著另外一件事。

若讓陸梨知道她跟一個陌生男人上了床,不知道她會不會發瘋呢。

蕭瑤瑤唇角微翹。

**

書房裡。

太安靜了。

陸梨捏了自己手心,微微有點緊張,“不是我指使朱先生對蕭小姐下手,這事我會查清楚,給蕭小姐一個交代。”

這事查起來其實很難。

對方這次用的是模棱兩可的事來設計她。。

就是先讓她惹了一身騷。

陸梨其實有種猜測,這事可能蕭瑤瑤設計她。

蕭瑤瑤這個女人連一隻剛出生的小貓都能虐死,心腸自然不會善良到哪裡去。

四年前,陸梨親眼看到蕭瑤瑤用高跟鞋踩死了一隻剛出生幾個月的小貓。

不僅是她看到了,當時季奶奶也看到了。

這也可能是季奶奶非常反對季之臣娶蕭瑤瑤的原因。

安靜的書房裡,季之臣走到陸梨麵前,讓她覺得很有壓力。

他終於開了口,“這事情,我會派人去查。”

他這是不相信她。

“你搬去哪裡了?”

他淡淡的又問道。

隔了幾晚,他終於知道她搬離了翡翠園。

“酒店。”

“為什麼搬走?”

陸梨沉默了一會,深吸一口氣,“你跟蕭瑤瑤已經在一起了,我不想住那裡。”

翡翠園是季奶奶送給他們兩人的婚房。

她不可能繼續住那裡,自找罪受。

男人深邃的雙眸,盯著她,“陸梨,你有資格談這個嗎?”

兩年前,簽下協議那一刻,她就冇有隨意的資格。

陸梨就想笑,“我就換個地方住而已,也不行?”

“你搬出去住,若奶奶聽到風聲,後果你承擔不起,”他扯唇微笑,說出來的話陰冷又毒,“陸梨,彆再自作聰明。”

他微涼的手指點了點她腦袋。

“小心你的腦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