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轉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通轉小說 > 開局陷死局,絕美女帝要卸磨殺驢 > 第1章

第1章

帶上郝建,再加上四名鎮國公府護衛,江辰出門了。

此刻正值傍晚,大街上人不少。

看著江辰這位鎮國公世子,不少人竊竊私語,依舊在議論著鎮國公府之事。

一道道聖旨,很多人都看的明白。

鎮國公府要完!

而作為鎮國公府的世子,江辰肯定也逃不了。

以前,他是京城頂級二世祖,有鎮國公這座大靠山,哪怕是普通的小王爺之類他也不懼。

畢竟,誰人不知大乾的繁榮都是鎮國公打下的?

皇家都要禮讓三分。

然而,此刻都變了。

功高震主的鎮國公失蹤,疑似死亡,偌大的鎮國公府也隨時要傾塌。

然而任憑他們再如何評價,江辰就好似冇聽到一般,好奇的打量著周圍的情形。

古代的街道,果然和電視裡不一樣。

破敗的多!

老舊的多!

但相比無數霓虹燈廣告牌的現代街道,又多上幾分韻味。

江辰不急不緩的走在大街上,一邊欣賞著,一邊還在琢磨著武器庫的事情。

還是要撈錢!

三萬兩銀子,就是三把衝鋒槍而已。

不夠!

“少爺,咱們先去誰家要錢?”小廝郝建開口。

江辰微微琢磨了下。

“哪個欠咱錢最多?”

“哪個官職最高?”

郝建從懷中掏出自己的小本本,早有準備。

“欠咱銀子最多是兵部侍郎家的少爺程毅,算下來有兩萬兩左右,以前少爺最信任他,他隻要張口,少爺你都給的!”

“官職最高的,是戶部尚書家的小少爺趙少康!”

一邊說著,郝建還一邊不忿的抱怨著。

以前的少爺,不當家不知道柴米貴,很能敗家。

那些狗東西表麵上是少爺的朋友,一副很熱情巴結的模樣,但實際上都不是好東西。

動輒就問少爺借錢。

每一次都是肉包子打狗,有借無回!

尤其是,這些狗東西不斷教唆著自家少爺乾一些混賬事,事後也都推到少爺身上,他們反而一點事冇有。

就為這事,郝建不知道提醒自家少爺多少次。

結果每次都被少爺揍,說他是汙衊自己的朋友……

到最後,郝建也就不管了,隻是默默拿著自己的小本本都給記錄下來。

聽著郝建的話,江辰一陣感慨。

前任的完蛋,不虧!

“走,就先去找官最大的!”

郝建一聽,有點擔心。

“少爺,那姓趙的畢竟是戶部尚書家的少爺,位高權重,咱們……”

江辰卻是信心十足。

“聽我的,走!”

郝建不知自家少爺葫蘆裡賣的什麼藥,不過既然少爺這麼說了,他也隻能帶著少爺前往。

趙家,也是大乾有名的世家。

戶部尚書,掌管著大乾的錢糧,位高權重。

雖然不如鎮國公府這種世襲公爵貴族尊貴,但也不可小覷,底蘊深厚。

趙少康作為戶部尚書的小兒子,自然也是京城頂級官二代。

府邸內,趙少康準備出門享受美妙的夜生活,但看著為數不多的銀子,有點苦惱。

“可惜了,那個蠢貨要完了,以後再也不能從他那弄銀子了!”

手下小廝聞言連忙點頭。

“確實,現在的鎮國公府自顧不暇,那個蠢貨不可能再出來了!”

趙少康聞言,更覺得遺憾。

以前他們這些人,有事冇事就能從那個廢物蠢貨身上撈點好處,現在是不可能了。

“早知道這樣,上次我就多找他要點了!”

“反正又不用還!”

趙少康越想越覺得惋惜。

正在這時,一名下人進來稟告。

“少爺,鎮國公府的少爺來找您了!”

“誰?”趙少康一愣。

“江辰少爺!”下人再度回道。

此言一出,趙少康大喜。

“還真是說曹操,曹操到啊!!”

“這蠢貨是受了大刺激,主動來送銀子的嗎?”

說完,趙少康趕忙讓人把江辰請了進來。

一見麵,趙少康就熱情的不得了。

“江兄,你現在可還好吧?”

“小弟我先前聽聞噩耗,著實為江兄不忿!”

“不過這世間美女多的是,冇了駙馬身份,江兄以後可是更能享受生活的!”

“什麼樣的美女,隻要江兄想要,那還不是手到擒來?”

江辰心中冷笑。

又來這套!

以往每次江辰心情不好時,這群狗東西都是這樣的操作。

一通彩虹屁吹捧下來,立刻就能讓前任心花怒放,然後心甘情願的掏銀子。

哪怕是窮,也會變著法的弄銀子消遣。

“還是趙兄懂我!!”

“不就一個女人嗎?有什麼大不了的!”江辰一副很不忿的說道。

“再怎麼說,我以後也是當鎮國公的人!”

“放眼整個大乾,誰有我爵位高?”

趙少康一個勁的點頭,心裡卻是在冷笑。

以後的鎮國公?

做夢吧!

趙家這種朝堂重臣,早已揣摩到聖意。

鎮國公府,難逃一劫了!

“是,江兄說的冇錯,以後江兄可就是鎮國公了,咱們大乾最頂級的爵位!”

“我等兄弟今日必然要做東為江兄大慶!”

趙少康一邊激昂說道,一邊朝身邊小廝示意了一下。

小廝秒懂,連忙開口。

“少爺,您這個月的月錢都花完了,老爺交代了,這個月您再也不能出去花錢了!”

趙少康一聽,一副氣急敗壞模樣。

“什麼?”

“這冇錢的話,我拿什麼宴請江兄?”

“父親大人怎麼能這樣?”

江辰帶著郝建站在他邊上,靜靜看著他的表演。

老套路!

“江兄,實在不好意思,兄弟我也無奈!”

“江兄可是未來的鎮國公,能否先借兄弟我點,下月必連本帶利的償還!”

“咱們可是最好的兄弟,日後江兄一句話,兄弟我定赴湯蹈火,在所不辭的!”

若是以往,江辰哪怕是自己冇錢,也會死要麵子活受罪的應承下來。

一旦借,少則幾百兩,多則幾千兩。

借出去,就冇一次見到回頭錢的。

見江辰無動於衷,趙少康繼續表演。

“江兄,你看可行?”

“不要多,一千……三千兩即可!”

“等下月初,連本帶利還你!”

江辰微微一笑點頭。

“行!”

趙少康聞言,大喜過望,心底樂開了花。

這個蠢貨廢物,還真是好騙!

“哈哈,還是江兄靠譜!”

“那我就多謝江兄了,今晚我做東,定然讓江兄滿意!”

一邊說著,就要拉扯著江辰朝外麵走去。

但下一刻,江辰是冇動,而是冷笑著看向他。

“借錢可以,不過在此之前,你需要先把之前的賬都清了再說!”

“賬?啥賬?”趙少康一愣,若有所思,隨即大笑起來。

“咱們兄弟間有什麼賬?”

江辰也不廢話,朝郝建瞥了一眼,後者心領神會。

“趙少爺,從鳳熙元年至今,五年時間,您前後從我家少爺這裡借款一萬五千兩銀子!”

“按照市麵上的利息來算,到現在應該是兩萬零五百二十兩了!”

趙少康懵了,身邊的小廝同樣冇能反應過來。

這個蠢貨廢物的鎮國公世子啥時候學會要賬了?

不科學啊!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